在线教育,死于2021年夏

去年夏天,我入职了一家在线教育公司,算是素质教育类的行业小巨头,前途无量。但,写这篇日志的今天,我已经在准备下周去另一家公司入职了。

当时,换工作选公司的想法也挺简单的:以学而思为代表的学科教育,已经是非常火了,证明需求旺盛;而我要去的这家,不属于学科教育,所以,避开了巨头的直接竞争。我认为这算是一种优势。

去年底,公司也融资了一轮,现金流非常充分,形势很乐观。公司甚至也烧了一波钱,参与了广告大战。

疫情对在线教育的促进,以及风险投资的影响,带来了爆发式的增长。我刚进入那家公司时,差不多有3000人的样子,我所在的部门大概有30人。一年内,公司膨胀到八九千人,我所在部门增长到百人。

先不说这种发展速度对公司意味着什么,对个人来说,成长是很明显的。就产品经理而言,很多人待在一家公司,长期固定负责一两个系统,方向也很少切换,那是因为公司比较稳定,你也只能安心当个螺丝钉。但是,遇上爆发式增长的公司时,你会发现,大量机会涌现,作为产品经理,你也有机会参与更多项目,甚至能往上走(从普通产品变成高级产品或者走管理路线)。我就是受益者之一了,也得感谢前公司给我的机会,尤其是我的领导们给了我很多帮助。

过完农历春节后,陆续收到一些小道消息,国家可能会出政策管控在线教育行业。虽然后来正式出台的双减政策主要是针对学科教育,但我们这种所谓的素质教育也有波及到,只是惨烈程度有差别罢了。

慢慢的,公司开始了多个波次的裁员,秘而不宣。一开始我还安慰自己,不会到我们这的,因为我们是属于核心中台系统产研部门,如果真的到我们这,就意味着公司到了生死存亡阶段了。事实证明,至少,老板是怕了,所以,他决定加快速度、加大力度进行人员优化。在送走一波波同学后,我们部门也迎来了实质上的团灭(虽然最终留了个位数的人)。

虽然这期间,有一些不太愉快的故事,不过总体上产研人员都拿到了赔偿,也给了一定的时间交接工作和找新工作,也算是善终吧。

这个团队,我是有份参与组建的,也有好些同学是我招聘进来的。当初,有些人冲着公司的名气,甚至还降薪入职。这个结局,谁也没预料到,一年之间能发生这么大变化,何况不少人还入职不到半年,还没过试用期。

心有不甘,但又无可奈何。我只能尽自己所能,通过各种渠道,找到一些内推工作机会,帮大家尽快找到下家。在这个过程中,大家一起吐槽,一起讨论面经,一起吃散伙饭,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又更加紧密了。但这也更加让人心里难受。小伙伴们都很优秀,最后有的去了腾讯,有的去了虾皮,等等。都说互联网圈子是很小的,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们共事。

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在线教育,死于2021年夏,但我们曾经一起战斗过,无悔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