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病毒时期的春节

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这个鼠年春节,注定要载入史册,很多年后还会被人回想起,以及被讨论起。

农历旧年底回老家前,我还在深圳,早就放假待家里了。我记得当时从新闻看到广东确诊第一个病例后,舆论的氛围就开始紧张起来了,不过当时我没太留意。想来还是大意了,因为隔天就从朋友圈了解到,深圳的口罩都脱销了。。。

庆幸的是,之前流感季节,家里买了一盒口罩,上下班我用过几次,还剩下不少,所以不至于裸奔。年二八坐高铁回家时,大部分乘客都戴了口罩,看来一线城市群众还是比较惜命的。

乡下老家人民倒是优哉游哉,知道有这么个新闻事件,但不紧张,毕竟,那可是在遥远的湖北。

谁知道,事态发展过于迅速,武汉很快封城。

不在重灾区,所以只能从媒体上了解新闻。从一开始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极度恐慌,到举国行动起来后,各种群策群力,逐渐没有那么慌了。

不过,慌的依然只是我这类从城里返乡的打工仔,老家人民依然不慌。

直到乡镇一级都发了通知,取消一切集体聚会活动,村民们才觉得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年初二,一大早就看到新闻,我们老家也采取了类似封城的措施,限制外来人员进入。

这一下子大家就陷入恐慌之中了,具体表现和当年非典类似,只不过当年是抢板蓝根,现在是抢大米。

我和家里人说不要慌,不会缺米的。只是,说这话时,我心里也隐隐约约打了个问号,真的不要紧么?

如果是大城市,你说缺大米缺食盐,可能性很低,但在农村呢?极端场景下,国家是顾不上农村的,这个道理大家都懂。

我相信这次疫情再严重,不至于断粮,不过我也不忍心去责怪大家哄抢粮食,毕竟,求生,是人的本能。

年初二下午,很快的,我们那又收回了封城的决定,抢大米的风波也立即停息。个人分析,可能是政府没料到会引起民众这么大恐慌吧。。。

经过这么来回折腾,我们那乡下也开始有人戴口罩了。。。

虽然口罩还是到处买不到。

按照原计划,我们还是在年初五返回了深圳。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在春节期间看到这么空的高铁站,高铁列车上也没有满座。

公司按照广东省的相关政策,允许在元宵节前都在家办公,这点还是挺好的。VPN连上,就能访问公司内网,日常工作还是可以开展的。

有人说,当年非典疫情,催生了一些新形态的公司,如京东就是在非典期间崛起的,那么今年这一波疫情,是否会催生新一批的公司呢?例如远程办公类的公司?不好说,其实远程办公现在很多公司都能做到,只是大家还是习惯在一个固定的场所来办公,毕竟面对面沟通还是效率更高。

这一次的疫情,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。直接与病毒作战的,可能被感染,乃至死亡。受疫情影响的行业,如餐饮、旅游、酒店、交通等,打击很大,预计会有一波倒闭和失业的浪潮。刚看到一个新闻,说的是西贝莜面这个公司,他们全国大部分店面都关闭了,预计资金只能支撑3个月左右,疫情如果持续下去,估计就要倒闭了。这么大的公司都这样脆弱了,国家更应该主动进行扶持,避免出现大的动荡。

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可能只是一个公司的倒闭,背后却是成百上千个家庭受影响。大家都是要养家糊口的,上有老下有小,还有房贷要还。假设几个月没有收入怎么办?想想还是挺可怕的,庆幸自己还有一份工作,还能拿着工资在家办公。

现实带来的无力感,如何面对?其实我也没有很好的办法。我想了下,假设我在疫区,我或者家人感染了,估计也是很惨的。

只能说,活在当下,多加努力吧,继续增强自己和家人的抗风险能力。真遇上类似这次的极端场景,估计也只能相信国家,等国家来救了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