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同学,一路走好!

白天在公司上班时,我闲暇间刷一下微信朋友圈,看到某大学同学更新了一条消息,得知王同学在与病魔搏斗大半年后,还是离开了人世。

晚上加班回到家,已经十点多了。洗漱完毕,一边想着工作的事情,一边想起王同学的事情,思绪万千,决定写点东西。

他是我读大学时隔壁系的同学。由于我们都报了韩语为第二外语,在同个班上课,于是就互相认识了。后来才发现,我们就住在宿舍楼的上下楼,于是往来也逐渐多起来。

王同学性格平易近人,加上有点微胖,整天乐呵呵的样子,和人说话时,习惯眯着眼,总给人一种很乐观的感觉。他精通电脑技术,兼任我们宿舍楼的网管,经常为同学们解决各种电脑问题(在大学那种环境下,其实就是经常重装电脑系统),人缘非常好。

有一阵子,我很沉迷于折腾操作系统,什么深度技术、番茄花园、雨林木风啥的,都玩过,也时不时会和王同学切磋请教下相关软件问题。我记得有一次,他挺认真地对我说,觉得我在电脑方面研究挺多的,可以和他一起搞个项目,在校园内做组装电脑的生意。我也忘了是什么原因了,反正后来我也没答应,这事儿也没成。不过可以看出来,王同学是个很有想法的人,敢于尝试新鲜事物,挑战自己,做一些一般人不敢、不曾想过的事情。

2009年大三结束后的那个暑假,我在珠海南方软件园某软件公司(这家公司后来被万兴软件收购)找到一份实习工作。巧的是,王同学也被这家公司选中了。于是,和另外几个同院的一起,我们一行数人,在假期里一周五天,像那些上班族一样,朝九晚六地工作。唐家湾畔的那条公路上,有过我们一起骑单车去实习的身影。

拿到实习工资后的某个下午,我和王同学,还有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去市区买正装,准备大四开学后加入求职大军。那天回学校的路上,王同学的女友打电话问他在哪里,随后不久就赶上了我们。对方也是我们学院的,两个人手挽手走着,很恩爱。那个时候的天空,云淡风轻,虽然我们对不确定的未来有一些忧虑,不过更多的是对进入社会工作的各种美好憧憬。

毕业后,大家各奔东西,联系也就逐渐淡了。我只知道王同学的第一份工作貌似是在大参林,他还曾自嘲说,我们学院同一届的毕业生,估计就他一个人是“卖药的”。

最近,也是最后的一次见面,是2015年初,另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上。当时王同学明显发福了,他是带着老婆赴宴的。觥筹之间,我才了解到他回老家当了公务员工作挺忙的,基层的任务还是比较繁重的。生活不容易呀,当时我就这么想的。

在那之后,我们偶尔保持微信上的联系。有一次他突然找我聊了好一阵,想要了解为知笔记的用法,因为他想运用到他的日常工作中去。我觉得,他应该是一名上进的基层公务员,并没有被所谓的体制给消磨掉锐气。

半年前,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,我们学院的人都积极为之奔跑相助,联系各种医疗资源,我也联系了一个在媒体行业的高中同学,想看看能否做个采访之类的,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需要救助。在各方支援下,王同学暂时保住了性命,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病情太复杂,省城的医生也没能给出完美的医疗方案,只能保守治疗。时间久了,他的家属也觉得这不是个办法,省城住院耗资很大,不知道能撑多久,于是决定将他送回老家的小医院保守治疗,维持生命。

这一回老家,相关的消息就很少了。偶尔有他的同班同学在学院微信群里通报下近况,总之都不是很乐观,不过也还一直撑着。大家虽然心里没底,不过总归是期望他能慢慢好转,乃至最终恢复。谁曾想到,半年后,还是等来了那个大家不愿意听到的消息。

王同学走了,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、抱一抱刚出生不久的小孩,就走了。作为外人,我们无法想象他的家属有多悲痛。只能说,节哀顺变吧。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,希望他的家属能走出这段悲痛吧。

生命太脆弱,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到来。如果我们把每一天当成是生命的最后一天,我们会不会更加珍惜眼前人、眼前事呢?今天我和老婆在微信上聊起王同学的事情时,我对她说,我们都要好好活着,腻歪到老。

活着,本身就是一种幸运。所以,努力活着吧,活出各种精彩。

晚安。

“王同学,一路走好!”的一个回复

  1. 当健康的时候,觉得最不关心的就是生命,因为觉得他离我们很远,
    但真的有病了之后,或者有人离开我们只好,我们会发现生命其实挺脆弱,年轻的我们也应该注重我们的健康。关心自己和家人。
    愿王同学走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